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看兰大

【兰州晨报】】中国第一号博士马中骐:兰大教学工作对我的成长很重要

时间:2018-03-29 10:36:06  来源:  作者:

 

 

 

马中骐

  马中骐,一位78岁且乐观爽朗的老人,在上海出生、长大,1961年从兰州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在北京读了两回研究生,中间间隔14年,获得博士学位时42岁,博士学位证书编号10001,由时任中科院数理学部主任钱三强签发,成为中国第一号博士。

  退休后在东莞生活的马中骐并没有在家闲赋,写书、游泳……忙得不亦乐乎。多次联系后老人家终于答应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并与记者进行了对话。

采访人: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 武永明

受访人: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第一号博士马中骐

  记者:从学位证书上看,您是中国第一号博士,您对这个第一号怎么看?

  马中骐:第一号就是最早获得博士学位,没有别的意义。能成为第一号博士,是历史的偶然,总会有第一个,不是你就是别人,这并不说明我比别人强,我只不过是这批人当中的一个而已。

  中国第一号博士马中骐:兰大教学工作对我的成长很重要中国第一号博士马中骐:兰大教学工作对我的成长很重要





编号“10001”的博士学位证书

  记者:在那个特殊年代,顺利完成从本科到研究生的学业是件很难的事,从本科到博士研究生这条路您走了整整26年,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马中骐:1956年,16岁的我响应了国家号召来到兰州大学,“一边学习、一边劳动”。1961年本科毕业后留校当助教。1964年,我以绝对高分考取了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师从学部委员(现在称中科院院士)、著名理论物理学家胡宁教授。但命运捉弄,我的研究生只读了1年,1964年冬,校内搞“四清”运动,1965年12月,北大所有的学生都到农村去了;“文革”开始后学生从农村调回来,但也不上课。所以,1967年我就回到了兰州大学,学校原来的部门都解散了,我就在别的教研室代课,跟学生劳动。1977年,我平生第一次坐火车卧铺去大连参加一个半导体研究的会议,途经北京时去看望了导师胡宁。胡先生说,中央允许69届、70届的大学生回原校继续读书,称“回炉大学生”,问我愿意不愿意当他的“回炉研究生”。能回北大读书,别提有多高兴了!可当我开完会再去找胡先生时,却被告知“因为没有红头文件就没有编制和经费”,“回炉研究生”做不成了。我只好又回到兰州大学,白天跟学生们劳动,晚上挑灯夜读。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的消息让我燃起了回北京继续读书的希望,可命运再次捉弄,年龄限制35岁以下才能报考的规定,让希望再一次破灭,我38岁的年龄过“线”了。可没想到的是,当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上,胡先生联系了一批老学部委员提出:1964年与1965年入学的研究生中有一批人才,他们很优秀,水平也很高,但没能学完,建议把报考年龄放宽,让这批人能继续读。就在临考前的两个月,我在《甘肃日报》上的一个电影广告栏里看到一个通知:研究生报考年龄放宽到40岁,64级、65级研究生不受年龄限制。1978年,我再次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胡宁的研究生,进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简称高能所)读研,胡宁当时是高能所兼职教授,在北京大学、高能所都有研究生名额。


 

  记者:是什么支撑您始终不放弃,不懈怠,勤奋坚守的?

  马中骐:我很用功,很勤奋,但这样的人太多了,有时候机会也很重要,比如研究生招生报考条件放宽。1978年的考研学生中,我是“幸运”的,在兰州大学当老师的10多年,虽然没有被提拔晋升,但始终没有离开过专业,研究生考试的基础课、专业课难不住我。

  记者:胡宁、谷超豪……担任第一批博士的授业老师都是当时令人高山仰止的泰斗级大师,请您谈谈导师以及您和导师之间的故事。

  马中骐:那个年代的研究生导师没有“门户”之见,每一位博士的成果凝聚的不只是一位导师的心血,而是多名专家的共同培育。在高能所时,我一般每两个星期去向胡先生汇报近况。我的记忆中,胡先生一点架子都没有,讨论问题时,学生可以直接反驳他;如果是他错了,他就会说“那好啊,不对,我就收回。”我没有经过硕士论文答辩,也没有进行专门的博士课程考试。“文革”前,我虽然只读了一年多的硕士生课程,可已发表了三篇文章。1978年再次考上研究生后,导师说,我只需听两门课——英文和人微分几何,因为这两门课以前没学过,其他时间全在搞科研。在中科院研究生院,很多学生都叫我“大师兄”,他们有什么问题都来问我。那段时间我还出国参加国际会议,那时候出国是要有成果并且要单位委派的,很难。做博士论文时,我找到了著名数学家谷超豪先生,谷先生跟杨振宁先生合作时,写了一篇关于规范理论的数学方法,我要做这方面的研究,高能所和谷先生都很支持。3个月后得到谷先生的认可后,我的文章被送到国外,并在高能所答辩,还录了像。

  记者:“超豪华阵容答辩委员会”是中国第一批博士的共同经历,您的论文答辩有哪些学术大家参加?

  马中骐:1982年2月6日,新中国举行首次博士论文答辩会,我的论文答辩委员会有5位学部委员、两位顶尖教授,委员会主席由“两弹一星”元勋彭桓武担任,导师胡宁、朱洪元、谷超豪、戴元本、侯伯宇、李华钟。我的论文答辩比较顺利,答辩时间大概一个小时。之后,答辩委员会全体讨论,当场宣布通过。1982年3月4日,时任中科院数理学部主任钱三强签发了我的博士学位证书。



马中骐正在进行博士论文答辩

  记者:1983年5月27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家以前所未有的礼遇为你们举行学位授予仪式,这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

  马中骐:除了唯一一名工学博士冯玉琳在美国读书外,参加仪式的其他17位博士和导师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中央领导人的隆重接见、合影,并从中央领导人手中接过紫红色封面、印有金色国徽的博士学位证书。仪式上,我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因此,我是唯一一名坐在主席台上的学生。当天,人民大会堂楼上楼下都坐满了人,虽然我在兰大当了很多年老师,博士论文答辩时也是神态自若,可那天紧张得不得了,别人讲的啥我都听不见,一直在背发言稿。心想着,作为国家选拔出来的第一批博士,绝不能给国家丢脸。所以,此后的30多年来,我都在努力地工作,并在自己的领域做出了一些成绩。

  记者:博士学位授予仪式对学生着装有没有统一要求?您那天穿什么衣服?是自己花钱购买的衣服吗?

  马中骐:穿啥衣服没有统一要求。由于当时的博士生都很穷,学位委员会给我们每人发了200元的制装费。我记得有一个博士穿了西装打了领带,据说领带还是临时请别人帮忙打的,他本人不会打。那天我穿的是一件的确良蓝色军便装,这也是那个年代的标准服装。

  记者:现在有很多研究生称自己的导师是“老板”,也有导师在研究生的科研成果上署名,对此您怎么看?

  马中骐:我从来不做这种事,我的研究生的工作都是在我主导下完成的,这些文章我都起到主要作用。

  记者:您博士毕业后在美国进修期间曾和杨振宁一起工作过,杨先生对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马中骐:我在美国访问期间,杨先生听到我对Levinson定理的研究感兴趣,马上把他的新发现无私地告诉我,让我学习他的手稿,我收获非常大。采用了杨先生的方法,我在Levinson定理的研究上取得很大进展,我改变了Levinson定理的适用条件和结论,用全新的直观方法证明了Levinson定理,这是量子力学中的一个基本定理,可以简单地写入量子力学教科书。我对这个定理的研究,获得中科院自然科学二等奖,并被英国一本一流的物理杂志邀请写有关Levinson定理的总结文章。杨先生对我的研究非常支持,而且在他的纪念文集中专门有提到。但杨先生为了帮助我,没有在我的文章上署名。杨先生确实是伟大的物理学家,对年轻人无微不至地关怀,不仅对我是如此,在杨先生90寿辰庆祝大会上,许多物理学家都表达了这一想法,如张首晟、吴大峻、吴咏时、陈佳洱、管习文等。

  记者:从1978年离开兰州大学到北京读研算起来已经40年了,您对母校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马中骐:兰州大学的教师水平很高,而且全力以赴地参加教学工作。我大学毕业后因为教学任务非常重,使得我的物理基础非常扎实,我深深体会到做教学工作对我的成长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记者:您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现在每天还坚持游泳吗?

  马中骐:我每天游泳,游600米,为了锻炼。这几年,我在全力以赴地写英文版群论书,2017年底刚交稿,很快会出版。我对群论计算有新的发展,很高兴,现在还想再做些计算。我最大的兴趣是研究清楚过去不清楚的物理问题。

人物简介

  马中骐,男,1940年3月生于上海市,浙江杭州(临平)人。1951年-1956年在上海市市东中学学习,1956年-1961年在兰州大学物理系理论物理专业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81年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毕业后留所工作,1991年被评为“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1992年10月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5年退休。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曾评价马中骐的研究成果是能留得下来的工作。长期从事理论物理研究,重点在群论方法及其物理应用方面进行科学研究和教学工作,曾四次获得中科院科技进步二等奖,教学成果二等奖和2004-2005年度王淦昌奖。

  (兰州晨报 掌上兰州)

 
编辑:程一珍
来源:兰州晨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党委宣传部开展纪念建党97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党委宣传部开展纪念建
“一带一路”西部高校行兰州大学座谈会召开(图文)
“一带一路”西部高校
兰州大学召开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媒体座谈会
兰州大学召开服务“一
党委宣传部传达学习全校第20周工作调度例会精神
党委宣传部传达学习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联系我们
0931-8912759
兰州市天水南路222号
dwxcb@lzu.edu.cn

兰州大学官方微信

兰州大学官方微博

兰州大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