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习材料

学习材料第55期

时间:2018-03-22 11:43:37  来源:  作者:

  牢记总书记的殷切期望 弘扬孟二冬的崇高精神
——胡锦涛总书记给孟二冬女儿的回信在广大师生中引起强烈反响

(新华网)

对于北京大学已故教授孟二冬的女儿孟菲来说,今年的6月9日终生难忘——她在这一天收到了胡锦涛总书记的回信。处在失去亲人悲痛中的她,倍感温暖,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胡锦涛总书记在信中动情地说,我是含着热泪读完你这封来信的。你对爸爸无尽的思念,你记述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仍惦记着他的学生、眷恋着他未竟的事业,所有这些,都使我深受感动。你爸爸是一位平凡的学者,但他以勤勉踏实的治学精神攀登学术高峰,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你爸爸是一个普通的教师,但他为人师表的高尚品德却深深打动了每一个人,给人以心灵的震撼。你爸爸不愧是教书育人的杰出楷模,不愧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你爸爸的去世,对你们家人是无可挽回的损失,对北大、对国家教育事业也是一个重大损失。 

    胡锦涛总书记在信中说,孟二冬教授一生挚爱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他不仅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学习和研究中华文化、在三尺讲台上讲授和传承中华文化,而且以自己的模范行为诠释和躬行中华文化的精髓。他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全部用来报效祖国和人民。在他身上,不仅体现了学识的魅力,而且体现了人格的魅力。他的崇高精神和品德值得各行各业的人们认真学习。 

    胡锦涛总书记语重心长地对孟菲说,你在来信中表示,决心继承爸爸的遗志,选定教师这个职业,继续完成爸爸未竟的事业。这令我十分欣慰。相信你一定会继承和弘扬你爸爸的崇高精神,刻苦学习知识,加强品德修养,努力成为对祖国、对人民的有用之才,不辜负你爸爸对你的殷切期望和嘱托。 

    胡锦涛总书记的信在广大师生中传开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大家读着信中亲切感人的话语,受到极大的感动和鞭策。师生们纷纷表示,这充分体现了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教育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对广大师生的亲切关怀,我们一定要认真贯彻回信精神,学习孟二冬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德,推动我国教育事业发展。 

 “总书记关心孟二冬和他的家人,为全社会作出了尊师重教的表率” 

    一生淡泊名利,一心教书育人。2004年春,刚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不久的孟二冬就病倒了,但他以坚强的意志,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圆满完成了支教任务。孟二冬的感人事迹,引起了胡锦涛总书记的高度关注。2005年12月8日,得知孟二冬的病情后,胡锦涛总书记当即委托国务委员陈至立前往探望,并指示有关方面精心治疗。此后,他又多次询问孟二冬的病情,向孟二冬表示亲切问候,并指示医务人员尽全力救治。 

    今年4月22日,年仅49岁的孟二冬因病去世,正在国外访问的胡锦涛总书记专门打来电话表示哀悼,对其亲属表示慰问,并以个人名义送了花圈。 

    胡锦涛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深深感动了孟二冬的家人。为了表达对总书记的感激之情,5月25日,孟菲提笔给总书记写了一封信。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总书记很快就回了信,使孟菲和她妈妈激动万分。 

    回忆收到总书记回信时的情景,孟菲说:“总书记那么忙,还抽时间给我们回信,回得那么快,写得那么动情,读着读着,我们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未名湖畔,博雅塔下,总书记的信在北京大学师生中广为传诵,大家倍感亲切、深受激励。“这封字字含情、感人肺腑的信不仅是写给孟教授女儿的,也是写给北大教师、写给全国教师的。这是总书记对孟教授和他家人的关心,更是对北大教师、对全国教师的关怀。”东语系教授傅增有的这番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教育部部长周济表示,胡锦涛总书记的信内涵深刻、寓意深远。总书记号召我们认真学习孟二冬的精神,这是新形势下党中央对广大教师提出的新目标和新要求,为我们全面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指明了方向。我们一定要认真做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各项工作,不辜负党中央和总书记的殷切期望。 

“像总书记要求的那样,做学识渊博、品德高尚的人民教师”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胡锦涛总书记在信中从学识魅力和人格魅力两个方面对孟二冬进行了高度评价,这也蕴含了对广大教育工作者的殷切期望。许多教师表示,总书记强调要学习孟二冬的崇高精神和品德,在全社会呼唤加强师德建设的今天,具有特别重要的现实意义。 

    “正如总书记所说,孟老师是教书育人的杰出楷模。”负责支教工作的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副主任朱秋德说,“在我们心目中,孟老师是一杆标尺、一盏明灯。无论是为学、为人还是为师,他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曾和孟二冬共事10多年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勇强说:“孟老师在日常工作中表现出非常可贵的品质,令人敬重。在敬业这一点,在做诚恳的人、做操守高尚的人这一点,大家都应该向他学习。” 

    孟二冬的学生、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刘占召说:“毕业后,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去教书育人。我们要像总书记期望的那样,以自己的老师为榜样,做一名品德高尚的人民教师。” 

    “一流大学应该有一流教师。”长期从事教育行政管理的北京大学教师夏文斌感慨地说,“中国教育和世界教育先进水平的差距,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在于教师。我相信,总书记的信必将深化广大教师对自身使命的认识,为教师队伍建设注入新的动力。” 

    教育部的工作人员表示,要按照胡锦涛总书记的要求,把教师队伍建设放在教育工作的突出位置,引导广大教师努力提高自己的学识魅力和人格魅力,做好教书育人工作,永远无愧于人民教师的光荣称号。 

“接过孟老师传给年轻人的接力棒,在这片热土上继续耕耘”

    捧起总书记的信,北京大学中文系党委书记蒋朗朗一字一句念来。他说:“总书记就像一位和蔼可亲的长辈,这封信就像一封家书,信中对青年一代谆谆教诲,字字句句透着关心。” 

    暑假过后,本科刚毕业的孟菲就要到北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了。虽然遭遇父亲去世的不幸打击,但她对未来充满信心。她说:“总书记信中的每一句话,都是沉甸甸的。我一定要牢记在心,好好学习、奋发向上,不辜负总书记的期望,用行动告慰爸爸。” 

    “总书记对孟菲的勉励,也是对我们年轻人共同的嘱咐,是对我们修身养德、刻苦学习、早日成才的殷切期望。”刚刚留校任教的新疆石河子大学教师梁修韦,是孟二冬支教时教过的学生。他说:“也许我一辈子也达不到孟老师那样的境界,但我会尽我所能、倾我所学,接过孟老师传给年轻人的接力棒,在教育事业这片热土上继续耕耘。”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百年燕园掀起了学习孟二冬的热潮。北京大学哲学系03级本科生李婷婷说,我们要用心感受、用心学习孟二冬的精神,像总书记希望的那样,学业上不断进步,修养上不断完善,成为国家、社会的有用之才。 

    新学年伊始,北京市昌平区第二中学迎来又一批年轻教师。孟菲的大学同学、22岁的牛丽华成了这所远郊中学初一年级的班主任。“总书记的信,让我也很受教育。”牛丽华说,“郊区中学条件差些,班主任工作具体琐碎,我要用总书记的话要求自己,用孟伯伯的事迹鞭策自己,勤勤恳恳,脚踏实地,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作出不平凡的业绩。”


孟二冬简历:一个平凡人的一生 
 
孟二冬,1957年1月生于安徽宿县,中共党员,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学科专长为中国文学史及中国文学批评史,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学。孟二冬淡泊名利,甘于寂寞,潜心治学,撰写了《中唐诗歌之开拓与新变》、《韩孟派诗传》等400多万字的专著。他历时七年,经过大量艰苦的研究,完成了100多万字的《〈登科记考〉补正》。

为支援新疆高等教育事业,2004年3月,孟二冬主动要求参加了北大对口支援石河子大学教学的工作。在到石河子大学的第二周,他就出现严重的嗓子喑哑症状,尽管每天打针、吃药,他仍坚持上课。随着声音越来越微弱,他不得不在课堂上用起麦克风。校领导和老师们多次劝他休息,但他都微笑着说:“没关系,我还能坚持。”在师生们的再三要求下,他来到当地医院检查,医生根据病情做出了“禁声”的医嘱,但他第二天又强忍病痛站在了讲台上。2004年4月26日,他在剧烈的咳嗽中坚持讲完《唐代文学》最后一节课,倒在讲台上。经医院诊断,他已患食管恶性肿瘤。

孟二冬在石河子大学期间,除坚持为中文系2002级四个班的学生每周讲授10学时的必修课外,同时还为中文系教师开设了《唐代科考》选修课,利用业余时间积极主动与中文系教师座谈,交流教学工作经验,圆满完成了北京大学和石河子大学双方协议的支教任务。孟二冬在北京治疗期间,仍以顽强的毅力坦然面对病痛折磨,坚持课题研究和指导研究生的工作,积极筹备让自己的研究生去石河子大学为本科生开设讲座。

2006年4月22日,孟二冬因病医治无效于北京逝世,享年49岁。

今年初,为表彰和宣传孟二冬的先进事迹,进一步提高教师队伍的师德水平,人事部、教育部授予孟二冬“全国模范教师”荣誉称号,教育部党组作出了《关于向孟二冬同志学习的决定》,并号召全国教育系统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向孟二冬学习。中华全国总工会向孟二冬颁发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今年6月,中组部追授孟二冬“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人民网)



孟二冬之女孟菲:从父亲身上读教师精神

编者按

孟二冬,一个让人感动的名字。这位以顽强的毅力、豁达的态度、扎实的工作和深厚的学问赢得无数尊敬的教授,用他“上好每一节课”的朴素信念诠释了教师职业的深刻内涵。坚守自己的理想,坚守对教育的追求,坚守对师德的认识,坚守对生活的热爱……在今天这个充斥着各种诱惑的时代,孟二冬以其平凡的坚守促使人们对教师精神进行重新思考:做什么样的教师?怎样做教师?

古人说,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作为学者,孟二冬勤于立言;作为教师,孟二冬立言却不止于“著书立说”,在他看来,为师者不应止于生产知识与思想,更应担负起薪火相传之责。

“做平凡的人是有意义的”,这是对孟二冬人生的写照,他以一种平凡的方式最终达成了令人景仰的卓越。

今年4月22日,孟二冬离开了这个世界,留给人们无尽的思念和思考。6月5日,他的女儿孟菲致信胡锦涛总书记,寄情、致谢、言志。6月9日,总书记满怀感情地写了回信。9月7日,新华社发表消息,报道这封信在全国教师中引起的强烈反响。老师们说:“这不是写给孟菲一个人的回信,这是写给所有教师的。”

在第22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了孟菲和她的妈妈,使我们得以了解,年轻的孟菲从父亲身上读到的教师精神。

8月30日的北京,细雨霏霏,是一个适合追思的日子。辗转在师生手中的一封信感动了他们,也让这思念变得沉甸甸,变得意味深长。

在北京大学一座红楼的办公室里,我们见到了收信人――孟菲和她的妈妈耿琴。孟菲身着白色T恤,深蓝仔裤,还是那么清新纯朴。

“这封信不仅仅是给我一个人的”

你爸爸不愧是教书育人的杰出楷模,不愧是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你爸爸的去世,对你们家人是无可挽回的损失,对北大、对国家教育事业也是一个重大损失。……在他身上,不仅体现了学识的魅力,而且体现了人格的魅力。他的崇高精神和品德值得各行各业的人们认真学习。

――摘自胡锦涛总书记给孟菲的回信
“爸爸走了,他是带着党和人民的厚爱,带着无上的荣誉和温暖走的,我想他一定非常满足。……但是爸爸的脚步太匆忙,在最后一个多月里,病情的急剧恶化,使他失去了和大家交流的能力,他不能亲自表示谢意。”

这是孟菲写给总书记信里的几句话,信是用宣纸竖行书写的,总共10页。

“写这封信就是为了表达感谢,爸爸生前得到那么多人的关心,得到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真诚关怀,作为他的家属,理应表达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孟菲说。

实际上,是不是把这封感谢信发出去,母女俩犹豫了很长时间。耿琴说,她们一直在设身处地地想,如果老孟在的话,他会不会同意写这封信?总书记那么忙,这样做会不会打搅他?

经过10天的反复考虑,6月5日,信送到学校党委,由党委转呈总书记。当时,她们提了两个要求,一不要求领导回信,二不让媒体知道。

“没想到总书记这么快就回信了,是6月10日收到的。”母女俩对这个日子记得特别清楚。虽然已过去三个月了,但那天晚上的细枝末节却依然能打动我们。

6月10日晚上7点多钟,孟菲与妈妈从西二旗的家出发,沿着去上地软件园的路散步,那条路对耿琴来说,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我和老孟散步经常走的路”。

也许是因为对这条路有着太多的眷恋,也许是因为那天是周六,孟菲与妈妈走出很远,离家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这时候,耿琴的手机响了,是北大党委副书记杨河打来的,只说他要到家去一趟,没说什么事。

看到总书记的回信已是晚上9点多,当时的情景定格在母女俩的回忆里:“我拿到信的那一刻,真是不知所措,百感交集,只看到总书记是‘含着热泪’读完来信的,我就看不下去了……”耿琴语音哽咽。

“我从妈妈手里接过信,从头到尾看了两三遍,妈妈和北大的领导在旁边说什么都没有听见。”孟菲说,“我很意外很感动,意外是因为没想到日理万机的总书记给我这样一名普通大学生回信;感动是因为信写得真诚温暖,语气就像长辈对晚辈的那种感觉,字里行间体现出国家领导人对爸爸这样一位普通高校教师的关心,我跟总书记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你爸爸是一位平凡的学者,但他以勤勉踏实的治学精神攀登学术高峰,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你还说,你爸爸是一个普通的教师,但他为人师表的高尚品德却深深打动了每一个人,给人以心灵的震撼。”总书记对爸爸这样的评价让孟菲泪眼模糊。

当晚,中央办公厅的同志给学校打来电话,说这封信是总书记近些年来写得最长、回得最快的一封信,也是第一次给一个普通大学生回信,分量非凡,意义特殊。

耿琴说,看第一遍,完全是长辈对晚辈的语气,但想想总书记的身份,对传统文化的评价、对老孟诚恳的评价、对孟菲的期望,马上就让人意识到,这封信语重心长,寓意非常深刻,充分表达了国家领导人对知识分子的关心与爱护,对青年学子修身养德、立志成才的期许与厚望,也表达了对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关切与重视,体现了他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一贯作风。

“信不仅仅是写给我一个人的,是写给很多人的。”孟菲很赞同妈妈的想法。

总书记回信的落款是“2006年6月9日”,凑巧的是,那天是孟菲22周岁的生日,总书记的信成了她“最特殊的生日礼物”。22年前,孟菲出生的时候,细心的爸爸撕下当天的日历,用铅笔写下了“乳名菲菲,学名孟若愚,取大智若愚之意”一行刚劲俊秀的正楷字,这张寄托深厚父女情的日历一直被珍藏到现在,成了一家三口最珍贵的回忆。22年后,爸爸却离开了,“这是爸爸走后我过的第一个生日。”说到这里,孟菲眼圈红了。6月9日那天,妈妈在单位上班,孟菲自己出去买了一个蛋糕,准备叫上妈妈,与爸爸的学生一起度过。到北大之前,她先回到家里,把蛋糕打开,放在爸爸的遗像前,点上生日蜡烛。在烛光摇曳里,在爸爸音容宛在的像片前,孟菲怎样与爸爸度过了那一时刻,虽然不可触摸,但可以想象,我们不忍追问。

无疑,22岁,会成为孟菲人生新的起点,因为有这样好的爸爸作为自己前进的动力和方向,因为有这个“特殊的礼物”所寄予的厚望和鼓励。
“爸爸一生最惦记的是他的学生”

爸爸在弥留之际向我们提出唯一的请求,就是能与他的学生每人进行30分钟的谈话,以表达对他们的希望。……爸爸对教育事业的执著追求,对生命、对人生的无比眷恋和热爱,将永远感染着我,激励着我和他的学生。

——摘自孟菲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信

在孟二冬人生的最后一个月,孟菲与妈妈几乎是寸步不离,一起陪伴他走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

熟悉孟二冬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乐观刚毅的人,他一直坚信自己的病能治好,所以,他执意不为妻女留下任何遗言。而他去世前最后两次谈话的主题是学生,他在弥留之际想的还是学生。

孟菲清楚地记得爸爸最后两次谈话的内容:一次是问他最着急的事情是什么?他说自己带的几个学生要毕业,心里着急,惦记着指导他们的毕业论文,要为他们制定研究方向和毕业论文框架。还有一次是北大中文系党委书记蒋朗朗来医院,当时孟二冬刚刚按过镇痛泵,昏睡了过去,蒋朗朗就在旁边等了半个小时。孟二冬醒来后,就跟蒋朗朗谈起今年报考自己博士的学生。对于今年报他的博士有几个人、分别叫什么名字、他们每个人有什么特点、他们的硕士论文做了什么等等细节,孟二冬都了如指掌,记得很准确。那次谈话谈了半个小时,孟二冬吐字竟然很清晰,蒋朗朗当时还开玩笑说:看这镇痛泵按的!昏迷了半个小时头脑还这么清晰!

那两次谈话之后,孟二冬的病情很快恶化,他的双耳逐渐失聪,吐字非常困难,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孟菲与妈妈一起回忆了爸爸弥留之际最后的、珍贵的几句话:

4月15日晚8点30分左右,爸爸醒了。那时候爸爸一直使用镇痛泵,眼睛看不见了,舌头也卷,说话不清楚,“几点了?”爸爸问。得知时间后,爸爸断断续续地说,“打电话……每人30分钟……”,还用手比划说:“快……快……快!”看得出挺着急。我们在北京没有什么亲戚,我知道爸爸指的是他的学生。天亮了,我们把他的学生找来,可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4月22日,他永远地离开了。

这对孟菲与耿琴来说,是个遗憾,却一点都不奇怪。因为日常生活中,孟二冬就是这样一名把学生放在心头的教师。孟菲说:“其实,我很羡慕爸爸的学生。爸爸一生最惦记的是他的学生。”

孟二冬生病住院期间,孟菲正好也面临做毕业论文。她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唐代边塞诗歌,以前曾就此做过学年论文;一个是语言学类的选题,照说第二个选择符合她研究生报的专业,但那段时间她整天跑医院,没有时间查资料、对语言点现象进行调查。所以还是选择了第一种,孟菲在纸上写给爸爸看,“我的毕业论文还写唐代边塞诗歌”,他只是“嗯”了一声。

按理说,精通古典文学的孟二冬,应该是孟菲毕业论文最好的辅导老师。

孟菲说,从小时候起,她就记得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就是爸爸的学生来,他们围坐在一起,聊古典文学专业,谈某一个作家的作品或生平轶事,说得很开心,时常爆发出大笑,那肯定是爸爸幽了一默!“可他的学生一走,他转身就到书房了。”孟菲有些嗔怪。

孟二冬对自己著作的要求是,如有一点可能,就绝不会采用第二手资料。孟二冬希望自己的弟子也能做到这一点。每次学生的论文答辩,孟二冬审阅的论文里,总会夹着密密的纸条,每张纸条上都是他大量具体的修改意见,甚至指导本科生做学年论文,也一丝不苟,认真辅导,连一条注释也要推敲,他还亲自为学生查找资料。

孟二冬的事迹被媒体关注后,很多人才开始认识这位可敬可爱的教师。实际上,一名时刻把学生放在心头的教师绝不仅仅是“异彩一现”。记者在1990年《烟台大学校报》上看到一篇文章,里面讲了十几年前作为教师的孟二冬:“1989年5月,他带中75班到海阳县实习。学生分散住在四五个点。每天,他要骑自行车跑一百多里的丘陵坡路,去辅导学生的实习,去关照他们的生活,从未叫苦、叫累。做班主任刚刚一年,中75班成了全校的先进班级。今年,专程返校来看望他的学生临走时紧紧握住老师的手留下这样一句话:‘大学时能遇见您,是我一生之大幸。’”

怪不得,无论是在安徽宿州,在烟台,在北京,还是在新疆,无论怎样的学生,都留恋着“孟二冬”这三个字。
“会有更多人去走爸爸走的路”

马上我要去甘肃支教了。虽然仅有半个月,但我仍愿把它当作一次践行您的追求的机会。本想去看看您,得到一些鼓励,但一直不知道您长眠的所在。在我们的心中,您未曾远离。

——摘自一名学生写给孟二冬的信

孟二冬生病以后,得到了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退休老干部、工人、农民、学生的厚爱,对一名普通教师来说,这在过去是少有的,“人家都说是孟老师感动了大家,实际上是我们天天被大家感动着。”耿琴感慨地说。

孟菲拿出了一封信,是爸爸去世两个月后,一个署名为“一个您未曾谋面的学生”写来的。字写得小巧娟秀,如下:“孟老师:转眼已经两个月了,原谅我此时才动笔。考完了,放假了,马上我要去甘肃支教了。虽然仅有半个月,但我仍愿把它当作一次践行您的追求的机会。我相信,在我们的心中,您未曾远离,就像我还会在图书馆偶然看见您的书,在五院看到您的信箱,在即将远行的时候想起您对边穷教育的付出……但是,每当看到、想起这些,悲伤也未曾远离,也更能想到您的家人还沉浸在痛苦悲伤中。这些都是您不愿看到的,可也是我们无法抑制的,请接受这份遥寄的思念吧!愿您安息!无论是支教还是今后的路,我都会努力。”

而在今年的1月10日,北大中文系的三名博士受孟二冬的委托,冒着严寒千里迢迢赶赴新疆石河子大学进行教学辅导。听课的是孟二冬曾经教过的学生——石河子大学中文系2002级的全体学生。

谁也无法料想,像这几个学生一样的“践行者”到底有多少?他们是谁?是孟二冬教过和未教过的学生?身边的家人或同事?还是了解他的事迹、却从没有见过他的人?

在这样的“践行者”中,最特殊的一位就是孟菲。

“我愿意做像爸爸一样的老师。”今年孟菲已经考入北大,就读对外汉语专业研究生,她有志成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把爸爸一生挚爱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到海外,因为爸爸深信中国文化一定能够为人类的文明和社会的进步发挥重要作用。

记者问孟菲对“教师”的理解,她脱口而出:“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对于专门研究过韩孟诗派的孟二冬来说,比别人的理解可能更深刻。孟菲说,自己从未与爸爸聊过这一职业,但爸爸用行动告诉她,传道,不仅是传知识之道,更是传为人之道,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身教胜于言传。

孟菲说,爸爸对自己做教师的选择一生无悔,很专一,好像从来没有考虑过还有其他选择。她听妈妈说,“文革”刚结束不久,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待遇都不被看好,不少学生都走向社会或留校从政,爸爸就是在那时选择做教师的。

孟菲最佩服爸爸的是他的毅力。他为了写《〈登科记考〉补正》,7年时间泡在图书馆,看那些古籍胶片,以前库本的书不能借走,爸爸只好一字字地抄下来,像线装书一样封起来,自己还装上一个封皮,家里的好多书都是这么抄下来的。

“本来,我失去丈夫,她失去父亲,这是人间最大的悲痛。但我心里最难受、最遗憾的事情,是老孟的学术到了收获的时候他却走了。他最后发表的文章都是一气呵成,他自己也说,我写的东西无一字无来处。”作为妻子的耿琴,最了解这么多年孟二冬的心血所在。
其实,留给耿琴和孟菲的遗憾有很多。“老孟的板书是非常漂亮的,可惜没有录下来。”耿琴说。可是,他的很多学生都记得孟老师的板书,不是从左至右横着写的“现代版”,而是像古籍那样自右向左竖着写。这样的板书格式,配上孟老师那流畅飘逸的字体,让人充分领略到中国古典文学特有的美感。一堂课下来,这样的“古籍书法”板书,孟老师至少要写20多块。

“风趣幽默、充满活力”是孟菲对生活中爸爸的评价。她说,爸爸的话不多,偶尔蹦出一两句就让人捧腹。爸爸喜欢锻炼,心态特别年轻。孟菲还在上高中时,北大附中的同学来北大打篮球,爸爸也跑去跟他们打,班里的男同学对爸爸的球技佩服得不得了,说孟菲的老爸真厉害!

放风筝、钓鱼、养蛐蛐、抓海货、修缝纫机……说起爸爸的这些能耐,孟菲笑声不断。正如人们所说,在孟二冬生命的底色里,充满着灿烂的阳光。正是因为有这样健全的“底子”,经历了三次开颅手术,他都能坦然面对,照样读书、写字、练书法,甚至在病中居然学会了开车,以阳光、幽默、大勇面对任何苦难。

“今后我在校园里走过的路,有可能是爸爸走过无数遍的路。”孟菲说。这句话有些伤感,却是那么意味深长,今后,“也许会有更多人走着爸爸走过的路”。

在这条路上,在众多孟二冬精神的“践行者”里,谁也无法分清,是孟二冬为人师表的高尚品德感动了他们,还是他勤勉踏实的治学精神鼓励了他们,抑或是这位“阳光教授”坚毅达观的人格魅力感染了他们?可我们知道,只要有更多的“践行者”,孟二冬就“不曾远离”。

(《中国教育报》2006年9月10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党委宣传部开展纪念建党97周年主题党日活动
党委宣传部开展纪念建
“一带一路”西部高校行兰州大学座谈会召开(图文)
“一带一路”西部高校
兰州大学召开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媒体座谈会
兰州大学召开服务“一
党委宣传部传达学习全校第20周工作调度例会精神
党委宣传部传达学习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联系我们
0931-8912759
兰州市天水南路222号
dwxcb@lzu.edu.cn

兰州大学官方微信

兰州大学官方微博

兰州大学新闻网